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胜搏发sbf771建议专门

日期:2019-10-08编辑作者:专题栏目

外来收费人员增加人口压力

“这个提案我提了将近10年。”本次政协会议,安建军作为三届老委员非常执着,他这次带来的一个提案仍是关于对路边停车审批和管理进行专项巡视的建议。 关注停车是因为群众意见大 早在政协十届四次会议时,安建军的提案目录中多了这样两个字:停车。《关于解决居民泊车难问题的建议》是安建军在那次会议上第一次提出自己对于停车问题的看法。 “当时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发现随着机动车越来越多,周边小区居民都面临停车难的问题。”关于重视解决静态交通问题的建议、关于对路边停车场进行专项审计和整治的建议、关于对停车费加强监管,确保“用之于民”的提案……近十年来,关于停车难一直是安建军关注的话题。 之所以对路边停车费用相关问题如此执着,安建军说,是因为“群众对这一块意见很大”,今年再提是因为今年有个非常好的契机,就是专项巡视。 占公共资源收费应归到财政 对于停车难、路边停车不规范的问题,安建军提出的所有建议都经过实地走访。在这近十年的走访中,安建军委员发现,很多群众对路边停车及收费的意见很大。特别是在停车费调整以后,大笔大笔的停车收费的去向不明。“机动车停放在路边是占用公共资源停车并进行收费,车辆却没有保障,而收取的费用对财政的贡献非常小。” 安建军委员认为,路边停车占用的马路属于社会公共资源,收入巨大,但最后归入财政的却寥寥无几,国家利益得不到有效保障。为此,他建议相关管理部门收取的费用应该归到国家财政。“至少是80%应该归到国家财政,20%可以作为管理费用。”安建军建议,将路边停车场纳入统一的管理机制以后,便于统一收费统一管理,加强对路边停车的审批、收入去向等管理和监督,将这笔停车收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发现停车场被层层转包扒皮 “北京的路边很宽,设立路边收费停车场的初衷是解决北京停车难问题,初衷很好,实践证明路边停车确实发挥了不少作用,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缓解了停车难问题。但反过来说,当初有很多是缺乏顶层设计的,管理跟不上去。”安建军坦言,路边停车及其管理水平存在“小”、“散”、“乱”的现象,相应的管理工作一直没有跟上,国家和群众利益都没有得到很好的保障。 在调研中他发现,形形色色的停车管理公司涉足路边停车,管理混乱。停车管理公司层层扒皮、层层转租等现象大量存在。“停车位是如何批准的?钱收到了谁的手上?又用到了什么地方……许多问题说不清道不明,对此群众意见很大,问题比较突出。”安建军说。 与此同时,路边停车场还为北京引进了很多停车管理员,很多外来人口一个村、半个村都来北京从事收取停车费的工作,给城市人口增加了很大的负担。 建议专项巡视揭停车利益链 提出这一问题近十年,为何规范路边停车收费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安建军分析,“其中存在小的利益团体,比如企业、街道等,除此之外,有没有腐败,有没有黑洞,这个问题恐怕要揭开锅盖才能彻底解决。” “有关方面从来没有公开过北京到底有多少路边停车场是经过批准的,路边停车场的收费标准是多少,停车率是多少。这些信息都不知道。”安建军委员将希望寄托在专项巡视上,他说,去年中纪委提出要做专项巡视,路边停车的问题群众意见很大,希望北京市能够对此进行专项巡视,纠正和查办在审批和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保证国家、企业和车主的三方利益,确保国家财政收入不流失。 -对话 外来收费人员增加人口压力 京华时报:您之前提到去调研过,是用了什么形式? 安建军:主要是亲自走访,翠微路往北、航天桥往西的十几条大马路我都去走过,跟收费员们聊天,询问他们停车的收费情况,观察路边停车数量,从而得到我前面的分析。 京华时报:这是从什么方面考虑的? 安建军:有一次我跟一个收费员聊天,从航天桥到定慧桥那么一大片的路边停车场都是他一个人承包的。他忙不过来,就带着老家同村人来帮他收费,从几个人发展到现在的30多人。这些人还会带着妻儿老小来北京生活,这无疑为城市人口带来很大的压力。

提出这一问题近十年,为何规范路边停车收费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安建军分析,“其中存在小的利益团体,比如企业、街道等,除此之外,有没有腐败,有没有黑洞,这个问题恐怕要揭开锅盖才能彻底解决。”

之所以对路边停车费用相关问题如此执着,安建军说,是因为“群众对这一块意见很大”,今年再提是因为今年有个非常好的契机,就是专项巡视。

关注停车是因为群众意见大

建议专项巡视揭停车利益链

早在政协十届四次会议时,安建军的提案目录中多了这样两个字:停车。《关于解决居民泊车难问题的建议》是安建军在那次会议上第一次提出自己对于停车问题的看法。

早在政协十届四次会议时,安建军的提案目录中多了这样两个字:停车。《关于解决居民泊车难问题的建议》是安建军在那次会议上第一次提出自己对于停车问题的看法。

占公共资源收费应归到财政

在调研中他发现,形形色色的停车管理公司涉足路边停车,管理混乱。停车管理公司层层扒皮、层层转租等现象大量存在。“停车位是如何批准的?钱收到了谁的手上?又用到了什么地方……许多问题说不清道不明,对此群众意见很大,问题比较突出。”安建军说。

京华时报:您之前提到去调研过,是用了什么形式?

与此同时,路边停车场还为北京引进了很多停车管理员,很多外来人口一个村、半个村都来北京从事收取停车费的工作,给城市人口增加了很大的负担。

“当时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发现随着机动车越来越多,周边小区居民都面临停车难的问题。”关于重视解决静态交通问题的建议、关于对路边停车场进行专项审计和整治的建议、关于对停车费加强监管,确保“用之于民”的提案……近十年来,关于停车难一直是安建军关注的话题。

安建军:主要是亲自走访,翠微路往北、航天桥往西的十几条大马路我都去走过,跟收费员们聊天,询问他们停车的收费情况,观察路边停车数量,从而得到我前面的分析。

在调研中他发现,形形色色的停车管理公司涉足路边停车,管理混乱。停车管理公司层层扒皮、层层转租等现象大量存在。“停车位是如何批准的?钱收到了谁的手上?又用到了什么地方……许多问题说不清道不明,对此群众意见很大,问题比较突出。”安建军说。

占公共资源收费应归到财政

外来收费人员增加人口压力

对于停车难、路边停车不规范的问题,安建军提出的所有建议都经过实地走访。在这近十年的走访中,安建军委员发现,很多群众对路边停车及收费的意见很大。特别是在停车费调整以后,大笔大笔的停车收费的去向不明。“机动车停放在路边是占用公共资源停车并进行收费,车辆却没有保障,而收取的费用对财政的贡献非常小。”

之所以对路边停车费用相关问题如此执着,安建军说,是因为“群众对这一块意见很大”,今年再提是因为今年有个非常好的契机,就是专项巡视。

发现停车场被层层转包扒皮

安建军:有一次我跟一个收费员聊天,从航天桥到定慧桥那么一大片的路边停车场都是他一个人承包的。他忙不过来,就带着老家同村人来帮他收费,从几个人发展到现在的30多人。这些人还会带着妻儿老小来北京生活,这无疑为城市人口带来很大的压力。

“当时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发现随着机动车越来越多,周边小区居民都面临停车难的问题。”关于重视解决静态交通问题的建议、关于对路边停车场进行专项审计和整治的建议、关于对停车费加强监管,确保“用之于民”的提案……近十年来,关于停车难一直是安建军关注的话题。

京华时报:这是从什么方面考虑的?

“这个提案我提了将近10年。”本次政协会议,安建军作为三届老委员非常执着,他这次带来的一个提案仍是关于对路边停车审批和管理进行专项巡视的建议。

安建军:主要是亲自走访,翠微路往北、航天桥往西的十几条大马路我都去走过,跟收费员们聊天,询问他们停车的收费情况,观察路边停车数量,从而得到我前面的分析。

京华时报:这是从什么方面考虑的?

-对话

■对话

对于停车难、路边停车不规范的问题,安建军提出的所有建议都经过实地走访。在这近十年的走访中,安建军委员发现,很多群众对路边停车及收费的意见很大。特别是在停车费调整以后,大笔大笔的停车收费的去向不明。“机动车停放在路边是占用公共资源停车并进行收费,车辆却没有保障,而收取的费用对财政的贡献非常小。”

安建军:有一次我跟一个收费员聊天,从航天桥到定慧桥那么一大片的路边停车场都是他一个人承包的。他忙不过来,就带着老家同村人来帮他收费,从几个人发展到现在的30多人。这些人还会带着妻儿老小来北京生活,这无疑为城市人口带来很大的压力。

“这个提案我提了将近10年。”本次政协会议,安建军作为三届老委员非常执着,他这次带来的一个提案仍是关于对路边停车审批和管理进行专项巡视的建议。

京华时报:您之前提到去调研过,是用了什么形式?

建议专项巡视揭停车利益链

提出这一问题近十年,为何规范路边停车收费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安建军分析,“其中存在小的利益团体,比如企业、街道等,除此之外,有没有腐败,有没有黑洞,这个问题恐怕要揭开锅盖才能彻底解决。”

与此同时,路边停车场还为北京引进了很多停车管理员,很多外来人口一个村、半个村都来北京从事收取停车费的工作,给城市人口增加了很大的负担。

关注停车是因为群众意见大

“北京的路边很宽,设立路边收费停车场的初衷是解决北京停车难问题,初衷很好,实践证明路边停车确实发挥了不少作用,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缓解了停车难问题。但反过来说,当初有很多是缺乏顶层设计的,管理跟不上去。”安建军坦言,路边停车及其管理水平存在“小”、“散”、“乱”的现象,相应的管理工作一直没有跟上,国家和群众利益都没有得到很好的保障。

“北京的路边很宽,设立路边收费停车场的初衷是解决北京停车难问题,初衷很好,实践证明路边停车确实发挥了不少作用,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缓解了停车难问题。但反过来说,当初有很多是缺乏顶层设计的,管理跟不上去。”安建军坦言,路边停车及其管理水平存在“小”、“散”、“乱”的现象,相应的管理工作一直没有跟上,国家和群众利益都没有得到很好的保障。

发现停车场被层层转包扒皮

“有关方面从来没有公开过北京到底有多少路边停车场是经过批准的,路边停车场的收费标准是多少,停车率是多少。这些信息都不知道。”安建军委员将希望寄托在专项巡视上,他说,去年中纪委提出要做专项巡视,路边停车的问题群众意见很大,希望北京市能够对此进行专项巡视,纠正和查办在审批和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保证国家、企业和车主的三方利益,确保国家财政收入不流失。

“有关方面从来没有公开过北京到底有多少路边停车场是经过批准的,路边停车场的收费标准是多少,停车率是多少。这些信息都不知道。”安建军委员将希望寄托在专项巡视上,他说,去年中纪委提出要做专项巡视,路边停车的问题群众意见很大,希望北京市能够对此进行专项巡视,纠正和查办在审批和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保证国家、企业和车主的三方利益,确保国家财政收入不流失。

安建军委员认为,路边停车占用的马路属于社会公共资源,收入巨大,但最后归入财政的却寥寥无几,国家利益得不到有效保障。为此,他建议相关管理部门收取的费用应该归到国家财政。“至少是80%应该归到国家财政,20%可以作为管理费用。”安建军建议,将路边停车场纳入统一的管理机制以后,便于统一收费统一管理,加强对路边停车的审批、收入去向等管理和监督,将这笔停车收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安建军委员认为,路边停车占用的马路属于社会公共资源,收入巨大,但最后归入财政的却寥寥无几,国家利益得不到有效保障。为此,他建议相关管理部门收取的费用应该归到国家财政。“至少是80%应该归到国家财政,20%可以作为管理费用。”安建军建议,将路边停车场纳入统一的管理机制以后,便于统一收费统一管理,加强对路边停车的审批、收入去向等管理和监督,将这笔停车收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本文由SBF胜搏发发布于专题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胜搏发sbf771建议专门

关键词: 胜搏发sbf771 SBF胜搏发

日系品牌二〇一六销量目的集体落空

丰田汽车投资有限公司日前的发布快报显示,2014年在中国市场销量达到103.24万辆,同比增长12.5%,这是丰田在华年度...

详细>>

西雅图一贫如洗平行进口车流通协会 小车资源新

天津市平行进口车流通协会19日成立。该协会以服务产业为宗旨,旨在挖掘天津市平行进口汽车行业潜力和社会资源,...

详细>>

通用首款无人驾驶将是电动汽车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通用汽车首款电动全自动驾驶汽车很可能在你不知不觉中进入市场。通用汽车自动驾驶技术首席...

详细>>

欲成人中学中原人民共和国品牌N0.1 FAW奔腾任务比

欲成人中学中原人民共和国品牌N0.1 FAW奔腾任务比较重道路十分远 。随着全新奔腾B50这一战略车型的上市,一汽奔腾...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