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学者:网络专车不要急于定性"黑车"

日期:2019-10-09编辑作者:服务资讯

刚刚过去的2014年,被称作“移动互联网改变中国城市交通的变革元年”。这一年,随着滴滴专车、快的专车、人民优步等众多互联网专车的推出,人们的交通出行迎来了“私人订制”时代。然而,这一互联网创新产品尚未发展成熟,却已先触碰到法律壁垒。据报道,近日上海市交通委查扣了12辆滴滴专车。在此之前,滴滴专车在沈阳、南京等地,也被交管部门定性为“非法营运”。

编者按:互联网专车的管理上,北京比上海祭出了更为严厉的一刀。目前,北京执法人员查到的所有使用滴滴打车、易到用车以及快的打车软件来提供专车服务,全部属于“黑车”运营。

“我们打击的是私家车,租赁车如果是合法合规是没问题的。” 1月7日,就打车软件提供的“专车”是否是黑车问题,上海市交通委社会宣传处副处长黄晓勇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道。

经济学学者:网络专车不要急于定性"黑车" 。互联网专车究竟是不是“黑车”?在鼓励创新与依法监管之间,监管部门该如何取舍?就这些问题,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沈岿、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接受了《法制日报》记者的采访。

在国际上日趋流行用互联网思维改造预约出租汽车的大潮下,中国市场为何遇到如此大的阻力?在看似为不同目标群体服务的定位下,互联网专车多大程度上动了传统出租车的奶酪?增量和存量的市场又该如何协调发展?

去年8月1日,上海正式实施《上海市查处车辆非法客运办法》,其中对私家车挂靠打车软件平台提供专车服务进行严厉打击。

有必要统一规范行政解读

业界期待,国家监管机构可以参照一些国外经验,根据专车特征制定相应法律法规,完善管理机制,以一种新的方式将社会资源分享出来。

1月6日,北京相关部门也就专车问题正式表态。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新闻发言人梁建伟称,目前执法人员查到的所有使用滴滴打车、易到用车以及快滴打车软件来提供专车服务的,全部属于“黑车”运营。

记者:据报道,12月24日,在上海市人大代表集中视察“非法客运整治情况”专题情况会议上,上海市交通委副主任杨小溪明确回应:滴滴专车是黑车,营运不合法。对于这一官方表态,你是否认同?

图片 1

不同于上海的是,从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相关人士的发言来看,不仅私家车提供专车服务属于非法营运,使用租赁公司车辆提供专车服务也可能是“黑车”营运。

沈岿:不认同。合不合法首先应有法律依据。据报道,上海市交管部门的执法依据,是2014年8月起实施的《上海市查处车辆非法客运办法》。该规定缺乏上位法依据。这实际上等于,将所有提供召车信息服务的服务商,都纳入到传统的出租车经营范畴。很明显,这仍然是在固化一直以来争议颇多的出租车特许经营模式,使得改革和创新又增加了难度。

“我们打击的是私家车(营运),租赁车如果是合法合规是没问题的。” 1月7日,就打车软件提供的“专车”是否是黑车问题,上海市交通委社会宣传处副处长黄晓勇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道。

梁建伟表示,无论签订什么样的协议,只要从事出租车服务就是非法营运。另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市交通执法总队首都机场大队副大队长边京军介绍,“在实际执法中,我们会调查到底是谁提供的这种服务。若查到租赁公司的车,我们会调查到底是谁组织的这种服务,如果是租赁公司就会罚租赁公司,如果是司机私下从事营运,则会处罚司机。”

事实上,滴滴专车的经营模式,是与汽车租赁公司以及第三方劳务公司合作,由滴滴专车在整合了各方资源后,与乘客之间建立一种信息上的联系,从而满足乘客个性化的出行需求。这种经营模式,显然与传统的出租车经营模式截然不同。

去年8月1日,上海正式实施《上海市查处车辆非法客运办法》,其中对私家车挂靠打车软件平台提供专车服务进行严厉打击。

对于方兴未艾的专车行业,一旦专车被认定为“黑车”,滴滴打车、快滴打车、易到用车这样的服务提供商将面临生死挑战。

傅蔚冈:不认同。不能因为查处了12辆专车,就断言所有滴滴专车都是黑车。因为上海市交通委也提到,滴滴专车要和汽车租赁公司以及劳务公司合作、签订合同。按照这种说法,滴滴专车就是合法的。

1月6日,北京相关部门也就专车问题正式表态。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新闻发言人梁建伟称,目前执法人员查到的所有使用滴滴打车、易到用车以及快滴打车软件来提供专车服务的,全部属于“黑车”运营。

滴滴打车方面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互联网的方式预约专车是一个新生事物,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现在缺乏一个针对性的法律法规规范,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可能认为无法可依,我们希望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让整个行业长远、有序、健康的发展。

传统意义上的“黑车”,一般是指提供的是质次价高的服务,就是既没有出租车的服务好,环境又脏,价格可能比出租车还贵;而专车价格虽然贵一些,但从现实来看,无论是滴滴、快的还是优步提供的专车服务,都比市场上现有的出租车服务要好,而且也更加安全。所以这一说法并不客观。

不同于上海的是,从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相关人士的发言来看,不仅私家车提供专车服务属于非法营运,使用租赁公司车辆提供专车服务也可能是“黑车”营运。

争议从未间断

顾大松:上海市交通委这样的回应和解读,显然不够严谨。从交通部新闻发言人去年11月27日提出的“以人为本、鼓励创新、趋利避害、规范管理”的16字原则来看,对于互联网专车服务这种科技创新,应该是一种承认和鼓励的态度。在此背景下,对于这样一种新兴业态,有必要统一规范行政解读。从法律上讲,这是一种行政事实行为,这种解读一定要严谨,要依法解读。不能说出来之后,让人们都以为,上海已经把滴滴专车当黑车了,它造成的影响是很大的。

梁建伟表示,无论签订什么样的协议,只要从事出租车服务就是非法营运。另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市交通执法总队首都机场大队副大队长边京军介绍,“在实际执法中,我们会调查到底是谁提供的这种服务。若查到租赁公司的车,我们会调查到底是谁组织的这种服务,如果是租赁公司就会罚租赁公司,如果是司机私下从事营运,则会处罚司机。”

自去年美国Uber公司进入中国市场,以及滴滴打车、快的打车相继推出专车服务后,关于专车是否合法合规的争议从未间断过。

对于方兴未艾的专车行业,一旦专车被认定为“黑车”,滴滴打车、快滴打车、易到用车这样的服务提供商将面临生死挑战。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部分打车软件公司一开始曾尝试将私家车整合,通过网络向用户提供专车预约服务;目前则是更多的通过打车软件公司与汽车租赁公司、劳务公司、用户签订四方协议提供专车预约服务。

滴滴打车方面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互联网的方式预约专车是一个新生事物,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现在缺乏一个针对性的法律法规规范,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可能认为无法可依,我们希望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让整个行业长远、有序、健康的发展。

从目前上海和北京相关部门的表态来看,对于这两种模式的合规合法判定有相同的地方,也存在分歧的地方。

争议从未间断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新闻发言人梁建伟称,根据《北京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除了正规出租车之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能提供出租车服务。同时,根据2014年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发布的《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运输管理局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提供便利的通知》,严禁把私家车辆或其他非租赁企业车辆用于汽车租赁经营。上海市交通委社会宣传处副处长黄晓勇也表示,上海打击的主要是私家车参与专车营运。

自去年美国Uber公司进入中国市场,以及滴滴打车、快的打车相继推出专车服务后,关于专车是否合法合规的争议从未间断过。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院长傅蔚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私家车参与专车服务,无论相关部门还是业界,基本不存在争议,在现有法律法规框架下,确实不被允许。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相关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一直强调,专车服务都是和正规的租赁公司、劳务公司合作的,作为平台,不会和任何私家车车主签订合作协议。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部分打车软件公司一开始曾尝试将私家车整合,通过网络向用户提供专车预约服务;目前则是更多的通过打车软件公司(提供信息和渠道)与汽车租赁公司(提供车辆)、劳务公司(提供司机)、用户签订四方协议提供专车预约服务。

因此,最大的争议在于第二种模式,通过四方协议使用租赁车辆进行营运是否合法合规?黄晓勇表示,租赁车如果是合法合规的就没问题;而按照梁建伟的说法,无论签订什么样的协议,只要从事出租车服务就是非法营运。

从目前上海和北京相关部门的表态来看,对于这两种模式的合规合法判定有相同的地方,也存在分歧的地方。

对此,滴滴打车相关人士表示,通过四方协议的方式提供专车服务并不违规违法,但因为涉及商业秘密,无法披露具体的合作模式。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新闻发言人梁建伟称,根据《北京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除了正规出租车之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能提供出租车服务。同时,根据2014年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发布的《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运输管理局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提供便利的通知》,严禁把私家车辆或其他非租赁企业车辆用于汽车租赁经营。上海市交通委社会宣传处副处长黄晓勇也表示,上海打击的主要是私家车参与专车营运。

傅蔚冈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四方协议模式本质上是租赁公司提供的一种服务,只是加入了打车软件平台。他介绍说,传统的汽车租赁公司无法提供代驾服务,但消费者可以通过劳务公司寻找代驾,然后完成租车流程。只是传统模式下,消费者租车的时间较长,现在缩短为几十分钟。同时,专车模式下,表面上看租车的主体是司机,其实通过四方协议,消费者才是真正的租车主体,然后通过劳务公司找了一个代驾司机,这是法律法规允许的。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院长傅蔚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私家车参与专车服务,无论相关部门还是业界,基本不存在争议,在现有法律法规框架下,确实不被允许。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相关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一直强调,专车服务都是和正规的租赁公司、劳务公司合作的,作为平台,不会和任何私家车车主签订合作协议。

亟待行业新规范

因此,最大的争议在于第二种模式,通过四方协议使用租赁车辆进行营运是否合法合规?黄晓勇表示,租赁车如果是合法合规的就没问题;而按照梁建伟的说法,无论签订什么样的协议,只要从事出租车服务就是非法营运。

相关部门对专车担忧的另一方面是安全问题,包括保险赔付等,这也成为外界将专车划归“黑车”行列的重要原因。

对此,滴滴打车相关人士表示,通过四方协议的方式提供专车服务并不违规违法,但因为涉及商业秘密,无法披露具体的合作模式。

对此,滴滴打车相关人士表示,专车和黑车不是一回事,黑车的信息不透明,价格不透明,无人监管,而专车是经过严格审核的,价格相对透明,并且有一套完善的监管机制。同时,滴滴专车实行双重保险,一旦出现事故,不仅可以通过保险公司等渠道获得赔付,滴滴打车自己也设有保险基金池,给予一定金额的赔付。

傅蔚冈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四方协议模式本质上是租赁公司提供的一种服务,只是加入了打车软件平台。他介绍说,传统的汽车租赁公司无法提供代驾服务,但消费者可以通过劳务公司寻找代驾,然后完成租车流程。只是传统模式下,消费者租车的时间较长,现在缩短为几十分钟。同时,专车模式下,表面上看租车的主体是司机,其实通过四方协议,消费者才是真正的租车主体,然后通过劳务公司找了一个代驾司机,这是法律法规允许的。

该人士还称,目前的法律法规都是依据传统出租车的思维来制定的,还没有一部根据专车特征制定相应法律法规,我们应该参照一些国外的经验,通过一种新的方式将社会资源分享出来,改变传统的出租车行业。

亟待行业新规范

按照打车软件公司的说法,专车模式有效地将租赁公司的闲置车辆,以及劳务公司大量代驾人员进行优化配置,同时为用户出行提供了更多的选择,缓解了打车难的问题。

相关部门对专车担忧的另一方面是安全问题,包括保险赔付等,这也成为外界将专车划归“黑车”行列的重要原因。

傅蔚冈表示,专车模式是一个新生事物,很多人会担心其对传统出租车行业形成冲击,其实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模式:

对此,滴滴打车相关人士表示,专车和黑车不是一回事,黑车的信息不透明,价格不透明,无人监管,而专车是经过严格审核的,价格相对透明,并且有一套完善的监管机制。同时,滴滴专车实行双重保险,一旦出现事故,不仅可以通过保险公司等渠道获得赔付,滴滴打车自己也设有保险基金池,给予一定金额的赔付。

首先,专车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出租车,因为专车不接受路边扬招,只接受网络预约;

该人士还称,目前的法律法规都是依据传统出租车的思维来制定的,还没有一部根据专车特征制定相应法律法规,我们应该参照一些国外的经验,通过一种新的方式将社会资源分享出来,改变传统的出租车行业。

第二,专车价格相对较高,针对的主要是中高端人群,这是一个增量市场,而并非与传统的出租车存量市场抢食;

按照打车软件公司的说法,专车模式有效地将租赁公司的闲置车辆,以及劳务公司大量代驾人员进行优化配置,同时为用户出行提供了更多的选择,缓解了打车难的问题。

第三,专车不再局限于某个区域,而是可以全国化甚至全球化,在管理上需要一个统一的标准,而不是像传统出租车管理方式那样。

傅蔚冈表示,专车模式是一个新生事物,很多人会担心其对传统出租车行业形成冲击,其实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模式:

他称,2015年以前,在出租车行业缺乏一个全国层面的法律法规,基本上是各地方政府制定和执行相关法律法规。但从今年1月1日起,交通运输部颁布的《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开始实施,弥补了这一空白,该规定要求,借鉴发达国家发展预约出租汽车的实践经验,针对近年来我国出现的面向不同人群需求的新型服务业态,从为市场提供多样化、差异性服务的角度出发,确立了只允许接受预约、不得在道路上巡游揽客的预约出租汽车服务模式,鼓励各地探索发展预约出租汽车,满足市场需求。

首先,专车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出租车,因为专车不接受路边扬招,只接受网络预约;

第二,专车价格相对较高,针对的主要是中高端人群,这是一个增量市场,而并非与传统的出租车存量市场抢食;

第三,专车不再局限于某个区域,而是可以全国化甚至全球化,在管理上需要一个统一的标准,而不是像传统出租车管理方式那样。

傅蔚冈表示,类似专车这样的模式将是未来城市交通的趋势之一,但在发展过程中,肯定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困难。

他称,2015年以前,在出租车行业缺乏一个全国层面的法律法规,基本上是各地方政府制定和执行相关法律法规。但从今年1月1日起,交通运输部颁布的《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开始实施,弥补了这一空白,该规定要求,借鉴发达国家发展预约出租汽车的实践经验,针对近年来我国出现的面向不同人群需求的新型服务业态,从为市场提供多样化、差异性服务的角度出发,确立了只允许接受预约、不得在道路上巡游揽客的预约出租汽车服务模式,鼓励各地探索发展预约出租汽车,满足市场需求。

傅蔚冈表示,类似专车这样的模式将是未来城市交通的趋势之一,但在发展过程中,肯定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困难。

图片 2

本文由SBF胜搏发发布于服务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经济学学者:网络专车不要急于定性"黑车"

关键词: SBF胜搏发

公众在前丰田在后 廉价创收的春天已到?

目前大众还尚未对廉价车及品牌命名,但会有全新的名字,甚至有可能以BudgetCar之名成为大众集团旗下第十三个品牌...

详细>>

车改倡导者:别把车补当福利

出差受影响?那是一遍事 车改倡导者:别把车补当福利 。先前有地点管理公车,每辆均价贰仟0元,卖出了“废铁价...

详细>>

经销商大幅促销冲量 开年购车仍存出手机会

实际上,降价已成为岁末到年初贯穿京城车市的关键词之一。北京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副总经理颜景辉表示,去年四...

详细>>

华侈车座次再生变:一线绞杀 二线突进

据美国《底特律新闻》报道,林肯汽车公司称,2016年上半年林肯在华新车销量达12,450辆,超过2015年11,630辆的全年总销...

详细>>